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

“梅姨”之谜:被供出4年身份未明,9名被拐儿童4人仍未找到

发布者:澎湃新闻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7 09:50

       电影《羊城暗哨》有一个叫“梅姨”的人物,身份神秘,隐藏极深,最后查明她是一名女特务头子。如今,“梅姨”的名号又在广东等地流传——她被认为是参与拐卖9名男童的“人贩子”。


  2021年3月26日,“梅姨”牵涉其中的9名儿童拐卖案由广东高院开庭审理。庭审中,“梅姨”被多次提起。此案主犯之一的张维平称,9名拐来的男童都是通过“梅姨”联系到买家。他在法庭称,警方此前绘出的模拟画像与“梅姨”本人“不像”。


  “请检察机关加强监督,请公安部门加强侦查,”在26日的庭审中,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申军良说,“一定要抓到梅姨,把其他4个没找到的孩子找回来。”


  神秘的“梅姨”到底是谁?张维平供出她四年后,这个谜团至今未解。


  3月26日下午,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,该局办案部门仍在继续调查“梅姨”,目前暂时没有新的突破,“有结果的话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”。


  庭审现场4名被告人道歉,案件将上报审委会


  3月26日的二审开庭,广东高院将地点选在广州市增城区法院。受疫情防范等因素的影响,庭审采取了远程视频的形式,5名原审被告人在增城区看守所接受远程审理。


  两年前,广州中院对此案进行一审查明,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,被告人张维平作案9宗,参与拐卖儿童9人;另外4名被告人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共同参与其中1宗案件,拐卖1名儿童——申军良的儿子申聪。


  2018年12月,广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,5名被告人均被认定犯拐卖儿童罪。张维平、周容平被判处死刑,杨朝平、刘正洪被判处无期徒刑,陈寿碧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申军良夫妇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。


  一审宣判后,5名被告人和申军良夫妇均提出上诉。


  庭审结束后,澎湃新闻采访了参加庭审的被拐儿童家长李树全、钟丁酉、申军良及其代理律师刘长等人,了解了庭审大致过程。


  原审被告人在庭上陈述了上诉理由。除张维平之外的4名被告人都称一审判得过重,希望法庭考虑认罪悔罪等情节从轻处罚。只有张维平表示对一审判决无异议。“我本来是不上诉的。”张维平说,他是因为听信律师才上诉,“我现在撤回上诉”。因张维平一审被判死刑,当天庭审仍按其上诉的程序进行。


  在法庭上,除张维平外的4名被告人均向被害人家属道歉。“我跟申军良道歉。对不起,我做错了。”被告人周容平说。另一名被告人刘正洪说,他认识到拐卖儿童既伤害被害人,也伤害了自己的家庭,“这几年,我每一天都生活在痛苦中”。


  庭审中,5名被告人接受询问,回答了相关案件问题。辩护律师未提供新证据。法庭出示的证据中,包括被告人周容平家属向法院提交的20万元赔偿款票据。


  出庭检察员表示,希望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。


  在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中,申军良夫妇要求各被告人赔偿他们寻子15年的花费,以及误工费、精神分裂症治疗费、精神抚慰金等,共计481万余元。


  据申军良代理律师刘长介绍,庭审结束前,审判长表示,此案将提交给广东高院审判委员会进行讨论定案,然后择期宣判。


  此案被许多媒体称为“梅姨”案,因为该案被告人称9名被拐儿童都是经过她完成交易。不过,案件的被告人名单上还没有她——“梅姨”的真实身份还是未解之谜。